言是点了点头关羽的想法和自己所想一样绕路直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15:42:40   编辑:88彩票|88彩票网|88彩票官网|88彩票网登录浏览人次:60

 么用啊。这可真是“皇上不急太监急”啊,不过自己可不是那帮没有卵蛋的玩意,哈哈哈!
 
 “你们干什么?还不把弓箭都给我撤了!!”
 
    陈生一看不少守卒拿着弓箭都对准了城下的周瑜,这可把他给吓坏了。说实话,他能不知道吗,别说是周瑜死了,哪怕他少了根毫毛,自己别说是投靠人家了。到时候自己就等着孙策把自己斩杀了吧。自己是人家江东军对手吗,难道说就凭自己罗县这不到万人去抗衡人家近十万人马?
 
    守卒应诺,赶紧是收起了弓箭,陈生这才算是松了口气。这真是没事儿找事儿啊,还好是没出什么事儿,要不自己就是后悔也没有用了。而这时候他在罗县城头向下这么一看,果然就看到了一个儒士打扮的人,他心说,这个就是那江东美周郎,周瑜周公瑾了。
 
    他此时站在城头上。对着周瑜一拱手,大声说道:“江夏陈生,见过公瑾先生!手下人都不懂事,惊扰了先生,还请先生见谅!”
 
    别看周瑜比陈生年纪要小不少。但是人家名声在哪儿那,而且出于对其人的尊敬。陈生自然是要称呼周瑜为先生。更何况是“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”,就别说是他陈生了,就算是曹操、马超,见到周瑜,都得这么说话。
 
    周瑜笑道。“陈将军客气了,无妨!不过真是幸会啊,久仰陈将军大名了!”
 
    陈生闻言也是一笑,要说自己肯定是没他周瑜那么大名儿。不过在荆州这边儿,小名肯定还是有的。所以他知道,周瑜估计也听说过自己,但是肯定还谈不上什么久仰大名之类的,那就是人家客气啊。不过即便如此,毕竟是“大红花轿人抬人”,陈生听了周瑜的话后,他心里还是很高兴,怎么说这话也是从人家“江东美周郎”口中说出来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听士卒说,先生是要见在下?”
 
    “正是如此,奉了我主之命,特别求见将军!”
 
    陈生笑着点了点头,不过心里那激动劲儿就别提了。
 
    他对士卒喊道:“开城门,让公瑾先生进来!”
 
    罗县守卒是不敢不听,直接把城门打开,让周瑜进来了。至于陈生,他是什么都不怕,反正自己最后都是要投靠江东军的,所以哪怕是城门大开,自己此时都没什么担心的。
 
    陈生是亲自下了城头,出了城,来到了周瑜面前,“先生,请!”
 
    “陈将军不必客气,请!”
 
    说实话,周瑜对陈生的态度,确实还是很满意的。而且他也不难看出来,陈生绝对是有意投靠己方,要不用不到如此。至于说是不是其人之计,赚自己进城,然后再真相毕露。这个周瑜觉得没可能。因为陈生没有那个心,也没那个胆。
 
    说着,两人便一起进了罗县。
 
   
 
    把周瑜请到了自己府邸的会客厅,让座后,陈生问道:“不知先生此来,这是?”
 
    周瑜觉得挺有意思,虽然以前他从来都没见过陈生,但是确实是听说过他,而且还不止一次。人家说其人长得是五大三粗的,这个确实,自己看过后,知道传言没错。并且传言其人虽然外貌体形如此,但是说话却并不太像个粗人,结果如今一看,也确实这样儿。除了声音之外,你就感觉不出其人是个大老粗,说话不像。
 
    “特奉我主之命,前来说服将军加入我军!”
 
    陈生一听,心说,这个周公瑾倒是挺直接的,不过如此也好,自己早投靠江东军,自己也早安心啊。要不总这么提心吊胆的,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
 
    “不瞒先生说,在先生还没来之时,在下就想着,怎么有机会能投靠江东军。结果先生一来,在下就知道,这真是天意如此啊,不可强求,正是天意指引在下,投靠江东!”
 
    周瑜一听,心说这个陈生倒也是直接。不过他那话,前面还能听,倒是真的,至于说后面的,那还是算了吧,就一听一过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此时周瑜还是笑道,“好,陈将军既然如此想法,那么此事便是成了!”
 
    陈生哈哈大笑,“不错,先生所言不错。此事成了。不过还请先生在主公面前为在下多多美言,在下在此先谢过先生了!”
 
    周瑜一看,虽然他确实是不喜陈生这副嘴脸,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的就是,就因为有这样儿的人,所以才让己方进兵更加顺利了。而无论是自己,还是说自己主公,其实都希望在荆州,这样儿的人是越多越好啊。
 
    周瑜心说,这陈生变脸也算是快的了。这没两句话,就直接称呼主公了,要说这还不快吗。
 
    “好,将军如此明理高义,我回营自当与主公说明此事!”
 
    “多谢先生!”
 
    陈生此时。那脸笑容就和菊花似的,虽然周瑜是很厌恶其人。但却还不得不与其人打交道。所以他也只能是告自己,忍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先生,在下已备下酒宴,还请先生不要推辞!”
 
    周瑜闻言则是把手一摆,“陈将军却是客气了,你我今后为同僚。不必如此客套。如今我却是不得不早回大营,向主公交差,所以就不能在将军处多待了!”
 
    周瑜这个时候是想尽早脱离罗县,他是真不想再看到陈生。这个纯粹是他自己的喜恶,就是不想在这儿多待。
 
    陈生一听,露出了无比遗憾的神色,“先生既然如此说,那么在下也不会强求。不过,在下还请送送先生!”
 
    这个周瑜倒是没多说,毕竟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,要不很容易引起陈生其人的不满。要是让他觉得自己看不起他,那么事儿就不好办了。毕竟人活着,都是个面子,所谓“人活一张脸”,尤其是像陈生这样儿,贼寇出身的人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罗县城门口,“陈将军,留步,留步吧!”
 
    周瑜心说,你要再和我一起走,是想和我一起回大营不成?
 
    而陈生此时说道:“如此,先生保重!”
 
    周瑜心说,你这也不是看不到我了,明日还得见面呢,整得就像是再也看不见似的,唉,实在是太假了点儿吧。
 
    “陈将军,告辞!”
 
    周瑜一拱手,说完之后,便转身离开了,再也没回头,他是真不想再看陈生那副恋恋不舍的表情了。知道的,认为陈生是装出来的,不知道的看见了的话,还以为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呢,实在是他可怕了,可怕非常啊。
 
    周瑜认为,面对如此“热情”的陈生,那却是比面对沙场上的千军万马压力还大啊。至少自己面对千军万马之时,心里绝对不会有这么大波动。但是面对如此奇葩人物的时候,自己的心里,却绝对是静不下来。所以周瑜是早早败退了,他知道,自己不赶紧走肯定是不行。
 
    看着周瑜离开的背影,陈生还想呢,要是公瑾先生能留下一起饮宴多好,到时自己还能和他多亲近亲近,然后他更能在自己新任主公面前为自己美言了。
 
    还好周瑜是不知道陈生的想法,要是知道的话,估计他得吐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周瑜终于是回到了己方大营,他心说,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见到自己主公后,周瑜把罗县的事儿都对孙策讲了一遍。本来孙策还纳闷呢,怎么周瑜这么快就回来了,他以为是事儿没办成。结果和自己所想得相反,不是没成,反而是成功了。双方都约定好了,明日午时,自己带兵接手罗县,而他陈生则开成投降。
 
    “好,大好!公瑾立下大功,明日我军能入主罗县,公瑾便是这第一大功臣!”
 
    “主公过奖,一切都是瑜应当做的!”
 
    不过周瑜心说,自己可再也不想碰到陈生这样儿的人了,这事儿有那么一次也就够了,可不能再多了啊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七九五章 孙伯符接手罗县
 
    周瑜他也是人,他自然也有自己的个人喜恶,而陈生那样儿的人,正是他最不想去打交道的,所以他宁可去面对些别的东西,也绝对是不想再也陈生或者像他那样儿的人打交道了。
 
    不过孙策却没想那么多,毕竟虽然他和周瑜确实是再熟悉不过,但是周瑜他此时所想的,怎么可能是孙策能看出来得呢。更何况,孙策也并不是那么特别细心的人。但是他却还是感觉出来了,周瑜有些不太对,不过他却没往深了去想。
 
    只是问道,“公瑾莫非是身体有恙,如此的话,就去早歇息吧!”
 
    周瑜一笑,“倒是劳主公挂怀了,瑜并无大碍,没什么。”
 
    孙策闻言点了点头,既然周瑜说没事儿,那么应该就没什么。可以说孙策确实还是很相信周瑜的,只是他不知道,周瑜觉得这事儿没什么必要说,要说说了的话,倒是让自己主公觉得不太好意思,毕竟是他让自己去的,所以周瑜就没说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日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,确实还真是非常快。
 
    江东军已经是休息了一日,本来要是不能说服陈生其人的话,今日孙策便该让董袭去带兵攻城了。不过在中军大帐的时候,孙策是特意把昨日周瑜去罗县的事儿和众人说了,众人听后,心里也高兴。没人去想自己主公怎么没和众人去商讨这事儿,毕竟主公做事儿,那肯定是有主公他自己的道理,也更不可能任何事都拿出来商讨,所以他们也没觉得什么。
 
    当时辰到了午时的时候,孙策一声令下,“各位。随我一道,去接手罗县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众人是齐声高呼,说实话,能兵不血刃,不战而屈人之兵,如此拿下罗县,其实众人心里也都是很高兴。毕竟江东军士卒也没有那么多。所以能不伤亡,尽量还是不伤亡得好啊。并且还有一点,可以说是很重要,那就是江东军的士卒,都是各个将领的部曲,说白了。就算是你自己的人马,所以,哪怕是损失一个,他们自己也够心疼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孙策众人是带兵来到了罗县城门口,结果就看到陈生是早已准备好了印信在那儿等着他们呢,而周瑜虽然是不想看到陈生,但是却还得跟着自己主公过来。
 
    孙策和众人赶紧下马。而此时陈生是带着印信来到了孙策近前,赶紧拜道:“主公在上,还请主公接手罗县!”
 
    孙策闻言,是缓缓点了点头,而印信早已有人给接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好,公瑾都与我说了,此次多亏有陈将军如此深明大义的将领,我军才得以据有罗县。如此。陈将军是功不可没啊!”
 
    说完,孙策是哈哈大笑,众人也都是跟着笑,而陈生听了孙策的话后,他心说,看来昨日自己让公瑾先生给自己美言几句,如今来看。果然是起到了作用啊。陈生不知道,这哪是周瑜给他美言了啊,而是孙策心里高兴,所以自然就不会吝啬这些不要钱的夸奖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陈生此时也是心中高兴。他赶紧说道:“主公,各位,快进城!”
 
    孙策微微点头,便带着众人进了罗县。孙策心里确实是比较爽,毕竟能兵不血刃就拿下一座重要的城池,那却是比什么都重要的,所以他心里还能不高兴吗。自己江东军进兵的速度越快,那么就能在己方争夺荆州中,取得更多更大的利益。反正在孙策那儿,就是这么想的。
 
    众人是来到了陈生的府邸,毕竟整个罗县,就他住得地方最好,所以肯定是要到他这儿来。
 
    而自此,孙策是没费一兵一卒,便拿下了长沙的罗县,夺取长沙是又进了一步。
 
   
 
    新野,虽然是拿下了新野,但是说实话,曹操是真心不高兴。因为诸葛亮跑了,更是因为诸葛亮故意气自己,所以曹操对于这个不遵常理的对手,他也不得不去头疼。其实在曹操看来,如果能生擒诸葛亮其人,哪怕自己不要这个新野,那都没什么问题。只是自己是拿下了新野,但是诸葛亮诸葛孔明,却是带兵去了樊城,看那意思,还要和自己战一场。
 
    其实曹操还真是,他并不怕诸葛亮什么,但是直到今日,他也没忘了,自己进攻新野是为了什么。自己可不是就要取新野,也不是为了南阳,实则自己是为了打通南下荆州的路啊,所以这才是拼了也要拿下新野。而新野确实是被己方所占,但是己方却是因此耽误了不少时日,自己可是听说了,人家不管是刘玄德、还是孙伯符、马孟起,可都是在荆州有所斩获。
 
    就自己,还在南阳带兵晃悠呢,根本没能深入荆州腹地啊。所以曹操也是有些急了,毕竟去得越晚,可能得到的就越少。毕竟都是“先下手为强”啊,而自己带兵要是不能后发制人的话,那就只能是受制于人了,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此,曹操是再次召集了众人,只听他说道:“各位,那诸葛孔明激我,让我与他战樊城,不知各位是何想法?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心说主公你都认为人家是激你,要让你去攻城,那么你的意思,就是不准备去攻樊城了呗。其实樊城这个地方,没有新野那么重要,但是其城池在襄阳之北,所以占据樊城,就能威胁襄阳,这个谁都知道。不过你不占樊城,那么便绕路,一样能到达襄阳城下。
 
    关羽出言道,“曹公,在下认为,当绕路,直取襄阳为上!”
 
    曹操闻言是点了点头,关羽的想法和自己所想一样,绕路,直取襄阳,就先别去管樊城了。他诸葛孔明就是想拖延,让自己耽误时日,然后晚去荆州,最后还得不到太多。而自己早就看出来了,他诸葛亮还能奈自己何啊。
 
    “不错,云长所说有理!”
 
    曹操这一句话,让众人是更明白了,心说自己主公看来是偏向绕路,或者说他其实就想绕路,不过是让大家说出来,这样儿更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荀攸说道,“主公,不知主公绕路的话,要走哪一条道?”
 
    曹操一听,是赶紧让人拿过地图,一看,绕路进南郡,去襄阳的话,一共是两条路,分别是从东西绕过樊城。
 
    曹操此时皱眉,然后便说道,“我军走东侧一路,公达觉得可好?”
 
    荀攸一看一听,他心说,主公啊,要是走东路的话,那么八成要再中诸葛孔明的埋伏啊。他何尝看不出来,自己主公本来是要走西路的,但是一皱眉,就是想到了诸葛亮可能要有伏兵,所以就换了地方。可是自己主公却没好好想想,那孔明估计也知道你要如此,所以他伏兵要埋伏在东侧一路啊。
 
    至于所两侧都伏兵,荀攸觉得还不会,毕竟诸葛亮可没有那么多士卒了。
 
    结果荀攸是赶紧劝了曹操几句,程昱也加入进来了,所以最后曹操还是改变了主意,准备走西路了,他觉得自己这量大谋士说得有道理,所以自己还是“听人劝,吃饱饭”吧。虽然诸葛亮如今的士卒不多了,但是要是真再给自己来个埋伏,虽然不会让己方伤亡太多,但是己方的士气,那却肯定是要受影响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是虽然曹操他们很小心,但是说实话,诸葛亮根本就没准备伏兵。他其实在留下信给曹操的时候,就已经是想到了,曹操必然是要带兖州军绕路。至于说是要走哪条路,他也没去多想,不过如此的话,那其实是正中自己下怀。诸葛亮想得简单,他知道马超就在襄阳,所以曹操这么一去,那就让他们去战,自己就“坐山观虎斗”,这不比什么都强。
 
    所以这个时候,诸葛亮却是不会去削弱曹操的实力,兵进两方人马越强,他们拼起来,对自己主公就越有利,所以他还怎么可能去伏兵曹操呢,毕竟如今已经是“此一时,彼一时”了。